上海民博会走向“创意产业”


    从昨天起至9月16日,2008年上海民族民俗民间文化博览会在上海东亚展览馆举行。

    在不大的展厅走一圈,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中华的“三民”文化是大河,吸纳无数支流的涌动,河里有静水流深之处,也有惊涛大浪之时。雄壮伟岸的黄杨木雕,温文尔雅的紫砂艺术,气势磅礴的发绣长卷,秀气精雅的橄榄核雕,从台湾到北京到上海,不同地区的特色在这一舞台上渐次展开。 

    然而,如果这些展品只是传统工艺的完全复制,那这次博览会不过是一次忆旧,虽温暖却无法突破时光、进入现代生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这些工艺的传承只依靠艺术家个人的力量,这力量很快就会衰竭,心灵会沉睡。

    个性化消费追求的世界潮流,正令大工业生产往创意产业的方向发展,这也给中国传统工艺带来新的机会:如果能够接受现代生产工艺的改造成为温馨的产品,让“三民文化”成功走向“创意产业”,那我们就能在日常的生活中不断感受传统的力量,吟唱中华的灵魂。

    关键词:产品化面向大众

    代表作:“8号桥”剪纸

    如果只是惊艳于“旗袍皇后”李霞芳领队制作的旗袍,如果只是流连在张铁军翡翠所展示的上海玉雕艺术……那么,2008民博会也就是一场每年一度的热烈,只囿于精美。

    馆内有个“上海中青年创意作品展区”,其中有个展位,内有童趣抱枕,有彩绘桌椅,有木雕屏风,还有雕塑、剪纸、绘画等,形式不同,却统一营造了一种石库门独有的浓郁生活气息。记者得知,这些产品都是批量化生产的,像抱枕不过几十元一个,设计由设在创意产业园区“8号桥”的上海守白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负责,公司经理沈瑶即剪纸彩绘画家李守白的妻子。

    李守白的创作以重彩画和剪纸艺术品为主,从小长在上海弄堂的他尤其擅长海派文化作品,代表作“上海石库门风情”、“上海童谣”等系列作品,为当代剪纸艺术注入了新的生命力。

   “其实守白一直对剪纸情有独钟,这是他艺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谁都知道,剪纸是一种太民俗化的东西,和绘画作品比,市场太小。”在商言商,沈瑶告诉记者:李守白曾在家用了6个多月时间完成了一幅剪纸长卷“上海童谣”,长达17米,将孩童形象与上海话童谣融在一起,“至今这幅长卷还在家,未有人收藏买去;同样的,守白有幅‘海上遗梦’作品,绘画系列都卖出了,而时间花得更多的剪纸系列,价钱只有其十分之一都还没卖完。”

    沈瑶还说,即使是绘画作品,也只能作收藏用,也就是说,只能作珍品,无法作产品,“至于剪纸作品就更谈不上了。”但此次参展民博会,沈瑶带来了许多根据李守白创作概念衍化而来的产品。“这些都是公司近两年开发的,想来民博会找合作伙伴以量化生产,让这些产品成为百姓生活的艺术化点缀。”沈瑶说,“今年的民博会是个特别好的平台,它提出的‘产品化’给我们这次的初步尝试壮了胆,提供了一个展示与沟通的平台,一个合作与成长的契机。”

    “许多收藏者都对我们说,守白的作品里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开朗气息,画中人尽管所处的环境逼仄,但一点都不黯淡,仍能微笑面对,看着看着就能感受到一种对生活的热爱和愉悦。”沈瑶说,艺术家也是需要市场的,有了资金的保证,李守白就可以把更多精力用于创作,在创意与产业之间游刃有余。

    【专家点评】何增强(上海创意产业中心秘书长):我在法国的陶瓷中心鲁昂看到,艺术家用当地的传统彩陶技术,制成很适合现代生活的化妆品罐及调味瓶,非常受欢迎。我们的民族民俗民间文化的许多优秀元素,也完全可以和时代生活气息相结合,寻找到创意价值的空间,打造出新品,让它与千百万大众生活有关系,然后利用市场的机制,找到资本和技术,成为市场所接纳的产品。事实上,民间工艺创作和创意产业本身就是息息相通的,其根和源就是文化。

    短评

    浇灌城市文化繁盛的根脉

    天清气朗,花好月圆。在中国的传统节日中秋来临之际,2008上海民博会昨天正式开幕。这是近年来上海举行的重大文化活动之一,必将以其聚焦“三民文化”,即民族民俗民间文化的特色,浇灌上海城市文化繁盛的根脉,为塑造上海城市精神注入新的活力。通过参与、对接世博会,本次民博会催生的“三民文化”新成果,也必将进一步展示中华文化的魅力。

    文化如同生命肌体,用则进,不用则废。举办民博会,就是要以文化展示活动,激活民族文化的生机,传扬民俗文化的风情,演绎民间文化的智慧。只有增强文化的互动性和参与性,才能让广大市民切身感受到传统文化的意趣、智慧、魅力。只有增强文化的贴近性和亲和力,才能使广大市民切实感受到传统文化的可敬、可亲、可用。本次民博会强调“可展示”、“可产品化”,力求用展品“演绎工艺奥秘”、“讲述艺术故事”等,目的就在于让文化回归民间、亲近生活、惠及民众。更重要的是,弘扬传统文化是个系统工程,既需要开展一系列具体生动形象的文化活动加以落实,更需要相关的公共文化政策加以聚焦。要以举办民博会为契机,围绕“保护遗存,扶持传承,鼓励创新,扩大传播”,推动“三民文化”进一步产生新的活力,得到新的发展。

    上海的城市文化和城市精神,是多元文化汇聚融合的结果。在塑造城市文化和城市精神中,要将“三民文化”作为重要的文化养料,精心浇灌、呵护和培育城市文化的根脉,扩大文化认同,增强文化凝聚力,促进文化的繁荣发展。还要借助世博这个难得的窗口和平台,展示宣传中华文化,传播上海的城市精神和形象,提升上海城市的影响力。

    关键词:守得住才有灵魂

    代表作:金箔木版水印

    “全国三大文物商店”之一朵云轩展台,未完工的金箔水印木刻画《群仙祝寿图》,尚是首次对公众展出。

    镂象于木,印之素纸。虽然这2米长的祝寿图印在金箔上,用的却是有中国传统印刷术活化石之誉的木版水印艺术。

    一旁手握刃似月牙的拳刀凝神刻版的工艺师孙群,已从业整9年,今年刚满30岁。他告诉记者,木版水印分“勾描”、“刻版”、“水印”三道独特工序,全部手工操作,能将上至晋唐、下至明清以及近现代名家之作的笔情墨韵都原汁原味再现。值得一提的是,朵云轩的木版水印受海派文化滋养,形成了考究、精致、秀润的风格,被列为首批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孙群说,“刻版”三年出师,一开始得拿木板练习刻直线,需细到头发丝大小,一练就是三个月,在半张A4纸大小的梨花木板上刻一幅图得三周至一个月。孙群的同事蒋珏晶则守着袅袅的水汽,将写意的水墨荷花图缓缓印在宣纸上,举止雅致动人———这就是“水印”工序,完成一张简单的水墨荷花图,起码得三周。年仅19岁的蒋珏晶告诉记者,“‘水印’的基本功练起来枯燥得很,练习刷版手势就得一个月。”

    一丝不苟,摒弃浮躁,包括朵云轩在内的老字号正是秉承这样精益求精、从不妥协的原则,历经岁月长河幸存至今。在东亚展览馆,我们还看到了起于清代的曹素功笔墨,看到了在上海酿造行业中历史最为悠久、已有近150年历史的奉贤鼎丰腐乳……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日益现代化的今天,“老字号”这个华丽的符号往往意味着后继乏人。

    老字号朵云轩已经意识到这一点,近来重视对木版水印的技术梯队建设,通过返聘退休技师带教新人,为古老民间技艺在青年一代中的传承提供了平台。孙群告诉记者:“现在上海会刻版的年轻人就朵云轩两个,另一位也就年长我6岁。而我的师傅今年已经60岁了。”同样,蒋珏晶的师傅今年也已64岁,而她的师姐妹都和她年龄相仿,仅20岁左右。

    蒋珏晶一边耐心为观众讲解表演,一边还邀请记者去朵云轩参观。她说:“我们希望了解并喜爱民间传统技艺的人越来越多,其中的精华趣味,值得我们年轻人穷其几十年细细琢磨。”

    【专家点评】何增强:我们一说到创意产业,就仿佛是西方的理念,其实创意不能丢掉我们的老祖宗。越是民族的,往往越是国际的,如果放弃了民族的东西,等于放弃了国际化。传统工艺因传统的造型语言和手工性质,包含着的文化含量能唤起人们无比的亲切感,这是现代工业的理性所不能代替的。上海要打造创意产业,一定要守住那些传统的记忆,在深刻理解我们文化的基础上,用新的手段传递中华元素,才能在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中守住城市的个性,从而得到长足的成长和发展。

    关键词:突破性带来超越

    代表作:“80后”的秸绣

    苏绣和麦秸画,都是历史悠久的传统艺术,前者起源于战国,而后者则发端自隋唐,不过,在常人眼中,这两样民间艺术的风格有天壤之别,一个典雅,一个质朴;一个高贵,一个乡土。

    两者结合起来会有什么效果?“80后”艺术家姚懿佳的作品,就大胆尝试了苏绣和麦秸画的结合,其作品粗看有苏绣的风范,雅致而又古典,留神细看,又处处闪耀麦秸的光辉,蕴涵质朴的乡土气息。像一幅《燕南飞》,燕头是刺绣,燕子的翅膀却是用麦秸一丝一丝粘上去,纤毫毕现,且立体感相当强。

    姚懿佳告诉记者,她从小热爱民间艺术,十几岁开始学习麦秸艺术,后来就读于东华大学服装设计系,接受不少时尚的想法,“‘80后’不喜欢墨守成规,我希望在创作上增添一点不一样的色彩。”因为学习服装设计的需要,她接触到了苏绣,并到苏绣的发源地向当地绣娘学习了一年多刺绣,后来灵感乍现:为什么不把刺绣和麦秸画结合在一起呢?

    在姚懿佳眼中,苏绣的静、雅、美,与麦秸画的素、纯、灵,雅俗互容,浑然天成。“每一地方的麦秸都不一样,有不同的艺术生命,你看这紫色的,是云南的,这金色的,则是中原地区的。”姚懿佳拿出各种颜色的麦秸,告诉记者,每年麦子成熟时,她就要到各地收集这些不同品种的麦秸用来作画,这为秸绣带来了变化多端的艺术体验。

    姚懿佳还开了个刺绣坊,专绣西方抽象画,但秸绣作品取材于传统题材:纳福迎祥、梅鹤迎春、雄鹰展翅……“我的刺绣用传统表现现代,而秸绣是用创新的手法来表现传统,这样特别有意思。”姚懿佳说,她还想结合绒绣、彩绘等艺术手段,做更多的拓展。

    目前,姚懿佳的作品只供收藏,“我也很想进入更大的市场,但每件作品都需要投入几个月时间,而我没有同伴。”姚懿佳说,曾经有个韩国学生跟她学习了一段时间秸绣,后来觉得太枯燥了。在民博会上,同样很难见到年轻观众的身影,也让姚懿佳难免有一丝孤独,虽然这份寂寞在她选择投身民族工艺时就已经有所了然,但她还是期望:“在创新中找到传统文化的生命,非常需要年轻人的才华和激情。”

    【专家点评】黄安福(台湾工艺发展协会理事长):台湾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把民间工艺作为创意产业的一个重要内容,而台湾的经验是,手工艺要成为现代产业,超越传统、走向时尚是不可或缺的。有几千年历史的古老艺术怎样得到年轻的生命?台湾的女作家龙应台说得好,传统从来就不是死的,死的只是我们自己的眼睛。传统永远是活的,只是看你当代的人有没有新鲜的眼睛,活泼的想象力,大胆的创新力,去重新发现它,认识它,从而改变它。

来源:解放日报